封面评论|取消新开药店间距要求,激活市场主体的正向反馈
实施17年后,北京取消药店“350米间距”门槛。药店限距开设由来已久。以前,为防止药店扎堆经营,均衡医药资源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天津等在内的多地曾对药店的选址间距提出要求。早在2004年,北京就要求,新开办药品零售企业应与已有药品零售企业之间具备350米以上的可行进距离。(工人日报)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,必须尊重商业主体的自发判断,必须创造条件允许要素的自由流动,在此基础,方可激活效率、创造价值。以小见大,取消药店350米间距门槛,无疑呼应了大势所趋。事实上,很多城市早就取消了新药店选址的间距要求。从实践效果馈来看,并没有产生明显的负面后果。现实的情况是,很多城市的确出现了药店“扎堆经营”的情况,但这更多是一种中性的现象,是“充分竞争”而非“恶性竞争”:一方面,药品供应、服务质量、价格秩序等整体长期稳定向好;另一方面,新开药店的“集中”和“下沉”两个过程是同步推进的——近年来,中心城区的药店多了,偏远郊区、农村地区的药店也多了!以往政策制定者担心,不限制新开药店间距门槛,可能导致医药资源分布失衡,也即“城区药店过剩,而远郊村镇药店稀缺”。事后来看,这纯属多虑了。一个一再被证明的道理是,计划思维永远不会比市场的“无形之手”更高明。随着产业规模的壮大,随着供给能力的提升,药店经销商、零售商,必然会发现一切渠道,抓住一切商机,攫取一切利润。资本的逐利天性,加之开拓性的营商精神,从根本上驱动了新增药店的在偏远带的扩张。以药店“350米间隔”为例,该规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。固守一个想当然的、无效的“准入标准”,毫无意义。北京取消药店350米间距门槛,这对于市场和市民,都是有益的。尊重市场的主体性,才能激活市场的正向反馈。加速清理那些落后于时代的管制规定,必将释放出更多的改革红利。